湖北巨型關公雕像被指違規 專家:整改不能一刀切

光明網-法治頻道-滾動播報 | 2020-11-18 10:49

關公“出走” 湖北荊州一57米巨型關公雕像被指違規將搬移

2016年6月17日,湖北荊州的關公義園開園,淨高48米的關公雕像下是一棟兩層建築,名為關公文化展示中心,該園對外宣稱關公雕像是“荊州旅遊的新地標”,本想借義園打好“關公文化”這張牌,唱響文化旅遊,但4年多過去了,遊客和市民卻不買賬。此外,關公文化展示中心未經過消防驗收就開始營業,且關公雕像基座正在沉降。

10月8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通報稱,湖北省荊州市在古城歷史城區範圍內建設的巨型關公雕像,高達57.3米,違反了經批准的《荊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有關規定,破壞了古城風貌和歷史文脈,要求做出整改。17日,湖北荊州市政府發佈通知,關公雕像整改大致方向已確定,目前正在邀請多領域專家,依法依規、科學制定搬移方案。

湖北荊州義園的關公雕像坐落在荊州古城外300米處,荊州市規劃局工作人員介紹,雕像所在區位建築限高最高24米。淨高48米,算上基座57.3米的關公雕像顯然違反了《荊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的相關規定。

湖北荊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副局長秦軍:《荊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第6章2到6條,它主要是對建築限高,限制建築檐口的高度,當時我們對這個還是存在認識模糊,認為要對建築物有明確限高,對雕塑沒有明確規定,現在來看的話,關公雕像還是偏大、偏高。

據瞭解,近年來荊州市政府想借助旅遊業推動當地經濟發展,經考察,他們發現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關公熱,而關公又與荊州有着很深的淵源,因此,當地決定在發展旅遊的時候大打關公牌。

湖北荊州市文化和旅遊局副局長張弘:可能那個時候也有上吉尼斯記錄的衝動和傾向,在這樣的情況下,設計策劃就越來越大了。

如今,關公義園已經開門營業四年,關公像作為景區核心景觀吸引遊客,但經營狀況並不十分理想,總收入不到1300萬元。而在建設中,僅關公雕像就花費了1.729億,這與當地政府最初的期望值有一定的差距。

張弘:從我們文化旅遊部門也好,還是我們荊州市也好,我們認真吸取(教訓)今後不再犯這樣的錯誤,同時舉一反三。至於説關公義園和關公雕像處理,市委市政府也很慎重,也正在多方面論證,同時也按照中央和部委有關要求找出一個比較合理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在接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通報後,這座花費巨資建設的巨型雕像如今面臨整改。如何協調好保護與開發、傳承與創新,又在考驗着地方的管理智慧。目前,荊州關公義園裏的關公文化展示中心已經關閉。那麼巨型關公像到底是拆還是遷呢?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專家、揚州大學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毅認為,關鍵取決於雕像的存在是否觸犯了當地城市建設規劃和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的強制條件,要因地制宜,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王毅:根據當時、當地城市總體規劃的要求,如果觸犯了城市規劃的強制性條件,通俗講就是達到了規劃所不能容忍的地步已經影響規劃實施了,這種情況就必須拆。如果可以移走消除對規劃的影響那也是可以的,所以對於違法建設的查處,我建議還是要區分不同的情況,採取不同的處罰方法是比較符合實際的,不能搞一刀切。從荊州的整個發展來説,無論是拆還是遷移,都會造成一個比較大的經濟損失,通過遷移把它安置到一個符合規劃、符合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定的地方,屬於上策。

建設方荊州旅遊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國有企業,雕像無論拆除、遷移還是其它處理辦法,在建設和整改中浪費掉的國有資產誰來買單,也是當地政府事前監管缺失、事後再處理所要面臨的巨大難題。其實湖北荊州的事情並不是個例,此前廣東肇慶將軍山違規建設的巨型關公像,廣西柳州違規建設的巨型柳宗元銅像都被強制拆除,造成巨大浪費。在當前情況下,王毅建議,各地發展旅遊、建設城市地標一定要在法制的前提下,依法依歸進行,不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王毅:首先應當是依法依歸進行,該辦的手續必須要辦,只有這樣,在法律的許可範圍內來進行城市地標的建設,來進行城市的旅遊開發,我覺得這是現在和未來中國避免產生類似於關公像這樣違規建設情形的最重要的制度和基礎。